秋语阁 > 致命亲爱的 > 第643章 643 我就是骆驼刺
????直升机所在区域是信号区。

????蒋璃他们想要抵达汇合点需要重新经过黑戈壁滩和地势较低、信号盲区的茫茫大漠,就算不停歇,一天的时间也走不到。

????返程其实是加快了速度。

????老人一路沉默,赶着骆驼一步紧着一步的。蒋璃骑着的那头骆驼个头不小,行路很稳,她难受的时候就半趴在驼峰上,阮琦跟她并行,一路照顾,见她不舒服的时候就猛劲给她喂东西吃,吃得她想吐了,尤其是半趴的时候一晃一晃,胃都跟着咣当。

????饶尊“恨铁不成钢”,怼她,“吐了你也得给我吃,就你这副德行要是回去了,你家那口子非宰了我不可!”

????蒋璃有气无力问他,“你是怕丧财还是丧命?”

????饶尊甩了句,“这不废话吗!都怕。”

????蒋璃翻了白眼,人在荒野果然都能自我放飞,还真是连半点遮掩都没了。

????入夜后,阮琦担心蒋璃的伤,便跟她睡在一个帐篷里。

????蒋璃整晚都在写东西,身子本来就虚,写得大汗淋漓的,那勤奋劲让阮琦误以为她要转业从事写作了。

????整个过程阮琦都在送茶倒水的,再时不时给她擦汗。写完后,蒋璃阖上笔记本,将其放进背包里后,开始得便宜卖乖,“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呐,阮姑娘,我得好好想想这份人情得怎么还给你。”

????“先顾好你自己吧,人情什么的等走出大漠再说,漫漫人生路,我可不急着要你还这人情,这人情欠得越久利息不就越高?”阮琦倒了水,送上药,还是亲自喂蒋璃嘴里的,“你不想想以后怎么办,泫石照这么看挺难开发的,总不能沾着人命谋利吧?”

????“当然不能继续开采。”蒋璃吃了药,又服了些止痛散,回睡袋里半缩着,头发散出来跟绵密的海藻似的,衬得脸色又白了,弄得阮琦都不敢多看她。

????“事实上,我采了这些泫石的结晶体只是为了证实我的推断。”

????“什么推断?”

????蒋璃舔舔唇,嗓音压得很低很低,“能量守恒定律知道吧,其实就是一种原料的消亡必然会有新的原料产生。”

????阮琦迟疑,凑近她,小声问,“你的意思是,泫石的替代物?”

????“没错,我以前觉得泫石是不可替代的,一种矿料能提取出矿液,这在众多原料属性中都很罕见。”蒋璃道,“但是我今天看到泫石后想法就改变了,也许,泫石的替代物其实早就在我身边,只是之前没想到而已。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“人生就是这么兜兜转转啊,当然,我需要证实。”蒋璃说到这深深叹了口气,“泫石这玩意还是不碰的好,太毁人了,就算配方有多价值连城,都不能以牺牲人性命为前提啊。”

????阮琦环抱双腿,下巴抵着膝盖,歪头看她。

????蒋璃翻了个身,受伤的手指头直挺挺地探在睡袋外,又是一声叹,像是对阮琦说,又像是跟自己说话,“一定要证实啊,也一定会证实的,我这么聪明的人。”

????阮琦……

????帐篷里安静了好一会儿,蒋璃窝在睡袋里没动弹,阮琦见她半天不说话了,盯着她后脑勺问,“你睡着了?”

????没动静。

????周围也没动静。

????就好像,连沙子都一动不动了。

????阮琦一激灵,没由来的寒凉,她一点点爬靠蒋璃,食指缓缓伸向她鼻子……冷不丁的,蒋璃一下子坐起来。

????吓得阮琦惊叫一声。

????蒋璃不为所动,身上还裹着睡袋,乍一看就像是挺尸似的。

????很快帐篷外传来饶尊的声音,急促又警觉的,“怎么了?”

????阮琦盯着蒋璃的脸,见她眼珠子转过来了,方才松了口气,对外面说,“没事儿,我以为她死了!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“你去睡吧,别担心了。”阮琦道。

????等外面没动静了,她死盯着蒋璃,牙根都咬疼了,低声呵斥,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胆大呢?诈尸啊你!”

????蒋璃回盯了她稍许,忽然笑了。笑得阮琦这个毛骨悚然啊,闪过脑子的念头又成了:不是是被什么给附体了吧?毕竟是个遗址,抛去泫石井不提,不是还有祭台吗,谁知道里面都有什么……

????正想着,就听蒋璃跟她说,“小阮阮,帮我把包拿过来呗。”

????阮琦真想一巴掌拍死她。

????扯过包,往她跟前一放。蒋璃又直挺挺地笑着说,“打开包带呗。”

????“你是小手指头受伤,又不是全身瘫痪,真把我当丫鬟使了?还吓唬人。”阮琦愤愤不平抗议,可说归说,还是照着她说的去做。

????包带打开,包口松开,包里的东西一层叠一层的,五花八门。

????“拿什么?”

????蒋璃用下巴指了指,果然用一副全身瘫痪的架势,懒洋洋说,“你记住啊,万一,我说的是万一啊,如果我走不出大漠的话,你一定要把我的包带出去,找到季菲,把器皿袋和包里的笔记本给她。”

????“季菲?”阮琦惊讶。

????蒋璃点头,“对,季菲。”

????阮琦不解,这怎么个节奏?她不是跟季菲不对付吗?冷不丁想起之前她问她,目前跟季菲还有没有联系……

????她探身上前,摸了摸蒋璃的额头。

????蒋璃翻了个白眼,“没发烧。”

????“没发烧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?你怎么就出不去了?伤口不是挺稳定的吗?脸色是看着不好,身体也挺虚弱,但还不至于走不出去吧?你放心,就算背,我们也会把你背出去的。”

????“我的意思是——”

????“我明白,你是以防万一。”阮琦打断她的话,“那咱们假设你就真的出不去了,那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交给季菲?不是应该给陆东深吗?”

????蒋璃还是觉得累了,重新躺下来,叹气,“你给陆东深顶什么用?他是个商人,又不是专家。你就听我的吧,反正给季菲就对了。”

????阮琦怼了句,“就你这顽强生命力,谁都有可能走不出大漠,但你绝对可以。”

????蒋璃偏头瞅她笑,“那是,这次来大漠我发现我自己的属性了。”

????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……

????“骆驼刺。”蒋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“我就是骆驼刺,再恶劣的环境我都能逆向而生,很顽强、很顽强……很顽……强……”

????没动静了。

????阮琦抻头一瞧,睡着了。

????她上前再次摸摸蒋璃的额头,确定体温稳定、呼吸顺畅后又看了看她的手指,一切都没问题后,她才轻轻松了口气。

????想着蒋璃刚刚的话,忍不住轻笑,“好好睡一觉吧,骆驼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