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嫡女为凰:重生王妃有点凶 > 第231章 对粽子的执念,我钟意你
????楚曦玉低头看了一眼手心沉甸甸的粽子,想起那人趴在床上动弹不得,才忽然反应过来……

????她刚才竟然一直被他引导,忘了他为自己,重伤卧榻这件事。

????他是不想自己难受吗?

????君夜宸啊君夜宸,你怎么能这么好呢?

????楚曦玉回到马车,拆开一个粽子,慢慢地吃了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“王爷,粽子送了。您似乎对粽子特别执着?要是喜欢,明儿让厨子再做一些。”萧清风道。

????君夜宸懒懒趴在床上,道,“清风可知岭南方言?”

????“不懂,只是有所耳闻。岭南百姓大多不会说中原官话,当地方言自成一派,交流很是不便。”

????“岭南有句话,我钟意你。”君夜宸微微偏头,眉眼里透着一丝笑意,“所以,粽子是不能随便乱送的。”

????粽意。

????萧清风心领神会,“但楚姑娘应该不知道这个意思?”

????“她已经送本王了。她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君夜宸强行道。

????萧清风默然。楚姑娘知不知道送粽子,还有这一层意义,谁也不知道。

????但您是知道的。

????您刚才还特意让臣去送粽子,意思就很明显了。

????王爷钟意楚姑娘。

????啧啧。

????某人一口一个楚姑娘爱慕他,到底是谁爱慕谁啊?

????“王爷,您伤的重吗?臣下听闻您叫的凄惨,还能动吗……”萧清风收敛情绪,关切问道。

????君夜宸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挨打的样子,随意道:

????“那是叫给他们听的。本王一个纨绔,若被打还无动于衷,惹人怀疑。受刑之时,用内力相护,不过是皮肉伤,并不伤筋动骨。”

????虽然是皮肉伤,但那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,也不是作假。

????只是对于君夜宸来说,这些,真的只能算小伤。还不至于真的动不了,只不过爱赖着某人罢了。

????“如此,臣下就放心了。臣先去调查董贵妃流产一案,可否要调银月过来照顾王爷?”

????君夜宸低笑了一声,“不必。给楚小五一个表现的机会。”

????萧清风默然。明明挨打了,但王爷一点都不生气,甚至还有点开心。

????谈恋爱真是看不懂。

????……

????盛京,皇宫。

????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,我没有谋害贵妃……我是冤枉的……饶命……啊呜呜呜……”

????葛宛芝被打的连哭喊都没有力气,声音断断续续。

????此时早已经超过了五十大板,她的臀部一片鲜血,触目惊心。

????但众人冷眼旁观,没有人多说一句话。

????事涉谋害皇嗣的重案,谁也不敢引火烧身。

????沈家都撇清关系,更别提其他人。

????沈婉瑜已经吓瘫了,被沈夫人抱在怀中,看着葛宛芝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惨状,脸色惨白。

????幸亏……

????她没有碰粽子。

????差一点点,她就和葛宛芝作伴了。

????“啊!”葛宛芝发出一声惨叫,突然,再也没有声息。

????刑官上前禀报,“陛下,太后娘娘,罪妇死了。”

????活生生打死了!

????沈婉瑜两眼一黑,直接吓晕了过去。

????慕容泽的脸色十分难看。死了一个葛宛芝,但幕后之人是谁,也没有查出来。

????他的视线在宁王和沈丞相脸上停留了片刻,冷笑一声道:

????“葛家教出来的好千金,革了葛氏一族的官职,全部给朕贬去岭南!”

????说完,一甩袖转身走了。

????葛家仗着沈家的关系,也有几个族人在朝中做官……

????虽然官职不高,但如今却都丢了官,还要全族流放岭南……

????慕容泽心中猜测就是沈家干的。不能对沈家下手,只能拿葛家出气。

????“臣遵旨!恭送陛下。”众人齐齐起身行礼。

????太后脸上看不出悲喜,依旧雍容华贵,道,“陛下痛失爱子,心情郁结,今日这宴会,便就此散了。摆驾回宫。”

????“恭送太后。”

????……

????皇宫,翊坤宫。

????“陛下,贵妃娘娘身体受创,需要细细调养。这一两年内,恐不宜受孕。”女医禀报道。

????慕容泽脸色阴沉的嗯了一声,“贵妃苏醒了吗?”

????董晴儿发现自己落红,就晕了过去。

????“尚未。”

????“你们好好照顾她。”慕容泽搁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,甚至没有进去看一眼。

????从翊坤宫出来,他站在台阶前,望着远处漆黑如墨的夜色,一双凉薄的眼神,冰冷。

????“今日误会了皇后,摆驾,去坤宁宫。”

????“嗻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半夜,董晴儿醒来,腹部的剧痛,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。

????“杜鹃,我的孩子呢?我孩子还好吗?”董晴儿喃喃。

????贴身侍婢哭着道,“娘娘,您流产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????“不可能,不会的……我的孩子,他还在,他在的……”董晴儿不愿接受事实,眼角泪珠滑落。

????“为什么!为什么呜呜呜……”

????董晴儿失声痛哭。

????杜鹃安慰道,“娘娘,您不要哭坏了身子,好好调养,您还有机会怀孕的!”

????“就陛下那身子骨,他还能活几年!后宫这么多妃嫔,什么时候才能再轮到我。陛下那身子,太难太难了……”董晴儿哭的十分绝望。

????杜鹃赶紧捂住她的嘴,“娘娘,这种话您可不能说啊!”

????“陛下呢?他在哪?”董晴儿也反应过来。

????杜鹃犹豫了一下,道,“去……去坤宁宫了。”

????“他竟然去找皇后了!本宫伤了身子,他就去找皇后了……他都不来看看本宫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????“陛下来过的,没打扰您,便走了……”

????“都怪那些贱人。害了我的孩子,让陛下也不待见我了……我要她们死!凶手呢?”董晴儿恨得咬牙切齿。

????杜鹃道,“凶手是葛宛芝,她调换了献菜的粽子,但她被打死了,也没有招出幕后指使……”

????“葛宛芝?沈家的人,好一个宁王妃!这笔账,本宫记下了!”

????……

????丞相府。

????“夫人,二小姐只是惊吓过度才昏迷,伤患处已经包扎好,休养一段时间便能痊愈。”女医禀报。

????沈氏松了一口气,“好好好,下去领赏。”

????沈婉清静静立在一边,道,“来人,取我的芙蓉膏来。”

????这是去疤痕的宫中秘药。用了不会留痕。

????“婉清,还是你疼她。”沈氏抹了一把眼泪。

????沈婉清脸色很平静,扫了一眼昏迷的沈婉瑜,道,“母亲,二妹这一次,误了王爷的大事。若你不能好好管束,下一次,可就不止挨打这么简单。”